Stella

岸边露伴被东方仗助盯得发芽了(大雾)

把背景和轮廓颜色对调后清楚了很多,然后还有一只杀手皇后(……只会画火柴人水平的说。涂完像素就秃头.jpg

【考据】一些关于法国大革命和《悲惨世界》的链接(2017.3.31更新)

再见,绝望的外国佬:

主要用来收集一些法国大革命和《悲惨世界》考据过程中看到的资料站/文章。如果有哪位被提及的作者不希望我把链接放在这里,请跟我讲,我会删掉。


 
 
 


不断更新中。


 
 
 


【法国大革命】


 
 
 


一些法国大革命的文件/演讲资料收集站(英文)


 
 
 


https://www.marxists.org/history/france/revolution/index.htm


 
 
 


德穆兰《老科德里埃报》英文翻译(不全,但我只找到过这一个翻译《老科德里埃报》的)


 
 
 


http://vieux-cordelier.livejournal.com/


 
 
 


一个关于圣鞠斯特的资料收集站(法语)


 
 
 


http://antoine-saint-just.fr/


 
 
 


罗伯斯比尔的一些作品(法语)


 
 
 


http://www.gutenberg.org/ebooks/author/34151


 
 
 


丹东的一些作品(法语)


 
 
 


http://www.gutenberg.org/ebooks/author/2156


 
 
 


法国大革命历史人物维基列表 (不要瞧不起维基)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people_associated_with_the_French_Revolution


 
 
 


法国大革命(直到后热月时期)人物阵营立场图(源链接忘记了…)


 
 
 





 
 
 


法国大革命时期革命法庭审判罪犯的名字+年龄(写文好用)


 
 
 


https://archive.org/stream/listedesvictimes00fran#page/6/mode/2up


 
 
 


法国大革命人物影视版本总结


 
 
 


罗伯斯比尔 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27477/?ref_=fn_ch_ch_3


 
 
 


圣鞠斯特 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32131/?ref_=fn_al_ch_1


 
 
 


德穆兰 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63426/


 
 
 


丹东 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27485/?ref_=fn_ch_ch_1


 
 
 


(我曾经在高中做过一段时间法国大革命的考据,存下了一些很好的链接和资料,但大学之后电脑坏过一次,都丢掉了。之后会努力找回来,有好的链接也会再放上来)


 
 
 




 
 
 


--2015.4.6更新--


 
 


找到了之前考据时的一些资料,于是放上来。


 
 
 


关于Camille Desmoulins的部分书籍总结


 
 
 


http://www.amazon.com/gp/richpub/syltguides/fullview/WT7J97J5RBNV


 
 
 


(虽然是以你兰为主题,却不可避免的有很多萝卜相关)


 
 
 


更详尽的有关Desmoulins夫妇的介绍和各类文艺作品总结及点评


 
 
 


http://vdisk.weibo.com/lc/lPyFOyzihbQCdo6Dr  密码:IIQ4


 
 
 


(因为隔了好多年,当时只直接存下了文字版本,所以忘记了原本的出处。试图在搜索引擎里搜索也没有找到…所以实在不知道原作者是谁了。感谢ta总结了这么多关于大革命的小说戏剧电影……我尤其想看最后一个(。


 
 
 




 
 
 


【悲惨世界】


 
 
 


把1834年的巴黎地图和现代的谷歌地图重合在一起的地图站


 
 
 


sey.geogarage.com/maps/g0890195_194.html


 
 
 


一个寻访总结悲惨世界中地点现代地址的汤号


 
 
 


http://barricadeur.tumblr.com/tagged/les-mis-in-paris


 
 
 


一个很安静的关于悲惨世界音乐剧的网站,但一直有默默更新。


 
 
 


http://lesmiz.net/


 
 
 


(虽然并不是事无巨细,但其中连一些很冷门的资料都有提及过。比如连93年板鸭卡的Principle小马和非principle的Cosette也就是Carlos和Geraldine结婚又离婚的事儿都写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个人是Carlos的脑残粉,我压根就不会注意到这种事……可见做这个网站的人们挺用心的。)


 
 
 


深海老师关于悲惨世界的一些考据


 
 
 


(包括原著人名改动,ER细节和果巨巨原稿的考据和音乐剧法文歌词的考据,请大家膜拜深海老师)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78900184_1_1.html


 
 
 


一个豆瓣上已经注销了的巨巨关于安灼拉初稿定稿的考据


 
 
 


(后经一位好心姑娘提醒,写文的是SY上的Vote。感谢。)


 
 
 


http://www.douban.com/note/189707152/


 
 
 


http://www.douban.com/note/189707321/


 
 
 


http://www.douban.com/note/189707434/


 
 
 


悲惨世界人物影视版本总结


 
 
(可以直接在http://www.imdb.com/ 中搜索人物名字在character中选择)


 
 
 


例.安灼拉  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14455/?ref_=fn_ch_ch_1






--2015.4.11更新--




悲惨世界维基站.


(刚刚发现的网站,还没仔细考察,目测有人物小传,音乐剧歌曲歌词介绍等,看起来不错。)


 http://lesmiserables.wikia.com 
 


--2015.4.20更新--




西区Les Miz各年卡司


(神一般的总结,感谢微博上戚姑娘找到)


http://www.londonmusicalsonline.com/allproductions.php?ProdID=LM




--2017.3.31更新--


微博上的@-dome 找到的关于Cosette服饰的文章


(法语,需翻墙,共三篇)


http://tissus-galon.blogspot.fr/2013/10/imaginecosette-13.html?m=1


http://tissus-galon.blogspot.fr/2013/11/imaginecosette-23.html?m=1


http://tissus-galon.blogspot.fr/2014/02/imaginecosette-33.html?m=1


 


TBC.


 
 
 




 
 
 



【德法扎】预测(上海卷2017高考作文)水仙预警!

cp:乌豆扎×米扎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快要死去了,病痛已经夺走属于他所有力量,他只能微微睁开眼,凝视着属于他的家,在寒风中房屋尤为破败,更抵挡不住从窗缝里试图挤进来的冷意,他开始迷迷糊糊叫康丝坦斯,唤康丝坦斯,把所有的热爱与悲伤压缩到呼唤中去,只是没有人回应他。啊,他得想起来他可爱的小妻子早已精疲力竭病倒在床上,而索菲却还在赶来的路上,多日以来久治不愈的病痛几乎榨干了这个家庭所有钱财,死神带来五十杜卡托被他好好得保管着,留给康丝坦斯,莫扎特脑内混乱得很,仿佛同时演奏起幻想曲,小奏鸣曲或者更多——甚至有他模仿巴赫作的曲子。重度高烧将幻想与现实之间横贯的痛苦反复歌颂,他突然想起在十八年前,同样是这样寒冷的夜里,他曾经遇到过自己,那是三十五岁的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那个从头到尾尽是白色衣物身材高挑的男人牵着阿玛德,步履蹒跚。沃尔夫冈口里念叨着歌词,断断续续满溢死亡般苍白,莫扎特彼时方才从酒馆里出来,一身酒气醺醺然分不清人间地狱疾苦,母亲和前往巴黎路途中的疾苦好歹还唤回了他一星半点理智。他晃晃悠悠想绕过面前男人快些回家,可他心间突然溢出些许犹豫。

  与男人擦肩而过时,莫扎特听见从沃尔夫冈心头传来些许悲鸣,他的脚步不受控制一般被沃尔夫冈吸引,牵紧阿玛德小手的沃尔夫冈似乎生了重病,莫扎特一慌急忙留步扶稳对方。这时他终于听清了歌词,却搞不明白是什么让自己在醉酒的模糊中毫不犹豫去扶住一个陌生人,他本该快些回家,可陌生人的歌词如同一根针,把他的心一点一点扎碎。

  『我是大调,是小调。

      我是和弦,是旋律。

      一音符即一词,一音调即一句。

      我借他们将我的心声表达,

      我是节拍,是休止符,不和谐音与和声。

      我是强拍,是弱拍,舞乐和狂想曲。

      我就是,我就是音乐。』

  沃尔夫冈轻轻靠过来的身体带着熟悉感,莫扎特在电光火石间恍然大悟——那是自己,他扶住的是自己,是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似乎是因为倚靠恢复了点生气,沃尔夫冈在路边的石头上扶着坐下,阿玛德规规矩矩抱紧自己的小木盒端站在一边。随后长久的寂静被沃尔夫冈一声咳嗽打断,他忽然靠近莫扎特,深深叹口气。

  “1791年的冬天是我度过最寒冷的冬天,在春天的奏鸣曲响起之间,安魂曲比它来得更快。莫扎特,我并不想预测你的命运,生活给我以最大的仇恨,音乐给我以最大的痛苦,我知道,命运会让你忘记——忘记我告诉过你,人们,哈,不懂音乐的愚蠢贵族把他们最热爱的高贵和美好这类词汇丢给我的音乐,把最伟大的赞誉‘天才’雕刻在我的骨头里,我的灵魂里。听,莫扎特,这是多么美好,可是最后我两手空空一贫如洗。”他顿了顿,咽下嘴角微微渗出的一丝血色,“康丝坦斯,我没有办法忘记她,她是我的天使,我的妻子,世界差点打垮她的美。属于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没有康丝坦斯,它只恐怕会更快接近——这音乐到现在给了我死亡,莫扎特,我被音乐杀死了,我被自己杀死了,我死于自己的天赋。我想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家乡萨尔兹堡不能束缚我们,科洛雷多,他爱着我的音乐,却也不可能束缚我,我不是他的仆人,因为我们就是音乐。莫扎特,命运对我们来说就是如此残酷,上帝想要收回他的宠儿。没有人能阻止。”

  悲怆笼罩在莫扎特与沃尔夫冈之间,仿佛木材燃烧后呛人的感觉,憋闷又绝望,渴望逃脱,莫扎特说不出话来,沃尔夫冈更说不出。被阿玛德扎破胸膛吸干最后一滴鲜血时他确实是坦然的,才华之于他是影子,他的一部分,想要自由,想要堕落,活得恣意,想要摆脱阿玛德——荣耀带来的束缚,然而到他死去之时,沃尔夫冈才猛然间意识到阿玛德就是他,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的心魔。他怎么可能摆脱自己的影子,没有阿玛德就没有沃尔夫冈,没有沃尔夫冈也不会有阿玛德的存在,莫扎特沉默了很久,酒馆里劣质酒液冲击着他的脑子,他没有办法好好思考。眼妆有些化开黏黏糊糊令他睁不开眼,阿玛德放下小盒子跑过来拉莫扎特,猩红镶金外套已褪去光彩,一只磨秃了尖儿的羽毛笔被塞进莫扎特手里,阿玛德爬上他的大腿,又试图给莫扎特带上银白色假发,他难得弯了弯嘴似乎很开心。莫扎特有些被逗笑,只可惜没多久,沉默再次笼罩在两人之间。似乎从哪儿吹来一阵暖风,莫扎特觉得倦了,眨眨眼却看见身边昏沉的沃尔夫冈恍恍惚惚站起身,扯着阿玛德衣服不由分说向前跑去,没有一句道别,他带着这段相遇的记忆消失在莫扎特脑内。等莫扎特回过神他刚刚打开家门,母亲愤愤责怪他不早些回来。他努力晃了晃脑袋,却想不起自己错过什么,只有一支磨秃尖儿的羽毛笔——路上从什么地方捡来的?他的心跳仿佛有上千支乐团在奏乐一般响亮,可他想不起自己究竟过了什么。

  “沃尔夫冈。”

  他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是死神吗?吃力抬起头,他却看见自己——不,是沃尔夫冈,一席黑衣,鸦黑帽檐盖过前额,一缕细碎金发垂落下来,男人伸出手向他发出邀请。喉咙蠕动着,断断续续的言语在那一刻串成一句。

  “莫扎特,到底是谁预测了我们的死亡,是我们不愿分离的自我吗?”

  莫扎特向他伸出手,上帝的音乐又回到了他该在的地方,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从头至尾一言不发的沃尔夫冈一手搂着阿玛德,一手拉着少年般蹦蹦跳跳的莫扎特向康丝坦斯的卧室回望一眼,随即消失在黑夜中。

  1791年的冬天还是这么寒冷。

《小星星变奏曲》

#OOC预警
#瞎写煤气儿x

     “啊,您来了,萨列里大师。我已修改了这首来自法国的歌曲,您看,我已经为它配上十二段变奏。我想把这首变奏曲作为礼物送给您。请坐下吧,萨列里。原谅我这四处充满乐谱的屋子,您比这糟糕屋子里的任何东西都吸引缪斯女神的垂青。我,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也同样受到她的垂青。嗳,您看,您成了为一位宫廷乐师,收到所有人的尊重,而我能遇到一位懂得音乐又理解我的朋友也是女神的垂青吧!来吧,萨列里大师,请听我为您演奏这首未命名的变奏曲吧。”

     以脚跟为圆心扭过一圈,迅速又欢快将钢琴凳挪出几分调整到舒适距离,忽然转过身子右腿向前伸去——用脚跟戳在地面小幅度晃动几下,带上几分年轻气盛的骄傲与俏皮。左手背于腰后侧,右手极度夸张自手腕处转动带着手部于空气中划出几个漂亮弧度,伸展手指向上略勾成弓形,向那位沉默寡言又不乏热情的乐师发出邀请,他总是游离于事态之外,仿佛冷静的观察者,又或者是在歌剧中的旁白。一头疏于打理的金发乱成糟糕鸟窝,鬓角小撮卷发仿佛迎着欢畅音乐向上生长,缪斯女神也不忍将这画面破坏,双手翻起琴盖将乐谱放置在谱架上。华丽乖张又不失优雅的音符在纸张上跳动,一小块墨渍晕染在被水浸透过的角落中。燃烧着生命与才华,而作曲是永不停止的——音符就在脑内跳跃,如妄图脱离桎梏的小雀。源源不断更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双手灵活划过琴键奏出流畅乐音,第一次变奏由右手十六分音符欢快泄出,左手就主和弦为之轻巧变化——仿佛是欢快,肆意的童年趣事在乐曲中走马灯一般到来。黑白键盘之上犹如有鸟雀低鸣,欢乐将这屋子填满。第二次变奏与第一次相反,左手的十六分音符跑动,乐谱上的音程犹如四处藏匿的精灵,捉摸不定又充满趣味。眼睛余光中的萨列里大师仿佛沉浸于乐曲中,阖眸聆听,均匀呼吸着。这是第三次变奏了。右手更换作分解和弦,时有时无的大跳与右手的三连音弹奏构筑出连绵山脉中的自然美色,左手贴键弹奏的小节拍安顺又宁静,小心衬托着右手的律动。第四次变奏,再度相反,从低音向上开始大跳和第三次相呼应。

      节奏如忽然坠入平静黑夜归于宁静,左右手在键盘上交叉弹奏,温柔,缠绵,休止符与连奏断奏的组合相得映彰——第五次变奏。啊,这宁静终究要被打破。第六第七次变奏将气势向上搅动,小段高潮终结于到来的第八次与接踵而至的第九次变奏,逐渐归于甜蜜与俏皮。第十次,交叉手弹奏,旋律再次卷动起来又归于慢板变奏的第十一次,宁静柔美而清晰,仿佛山泉散漫绕着阶梯拾级而下。

      乐谱中第十二次变奏加入了四分之三拍,左手跑动带着右手一并开始跑动,乐曲已推向高潮——

      一曲终了。

      “萨列里大师?”

      宫廷乐师似乎仍然沉浸于乐曲中,起身扶住钢琴一侧床沿向他靠近些许。

      话语凝结在口中犹豫许久,“萨列里大师,您可喜欢这份礼物?”